• <xmp id="o4kkm"><table id="o4kkm"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o4kkm"><noscript id="o4kkm"></noscript></table>
  • 银眼的斩杀者小说网 书架

    好看的科幻异能小说! 更新:2021-09-18 09:09:23

    破胆而逃??#x6211;辈不再煎熬
    银眼的斩杀者污 a p p 破 解 版??#x6211;辈不再煎熬

    污app破解版??#22823;屠杀突然降临,漏网之鱼沈秋宝,只是一个寻常的山里娃。没有灵根的他背负着血海深仇,不得不直面道统飘摇的乱世。有道是: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从此,沈秋宝与人斗,与地斗,与天斗,其乐无穷。

    武道会十强之一七
    银眼的斩杀者武道会十强之一七??#x65e0;穷碧

    武道会十强之一七天才少年,武灵未醒,修为不进,人人欺凌。幸得白龙玉佩,觉醒至尊龙魂,从此踏上了逆天之路。天子骄子,传奇人杰,无敌传说有如何?若敢逆我,翻手镇压便是。天若顺我,一切好说,天若逆我,我敢让天穹裂!

    借因果
    银眼的斩杀者借因果

    借因果穿越而来的顾长天醒了,却被困在一个昏暗无日的地方。发现这里是修仙界,但没有系统,也不能修炼的他……忽然很想念家乡。被困了不知道多少年,顾长天终于出来了。他渐渐发现,这个世界的修士都很热情随和,对他也十分礼貌客气,让他有些受宠若惊。只是他不知道……吃过他饭菜的美丽仙子,从中明悟大道,突破境界。看过他诗词的圣地掌教,心境通明,羽化登仙。听过他弹琴的神朝女皇,修成了长生仙尊体。……多年后,顾长天回首过往,他一脸懵逼。“我从禁地来,本以为是这鬼地方害自己不能修炼,没想到……”正儿八经的群:1107907007

    战争机器
    银眼的斩杀者战争机器

    一场莫名的意外之后,他拥有了无尽宝藏。他是神医,是善人,是挖宝者,也是夺宝人。他就是宝藏神豪,沈溪!

    点化神通
    银眼的斩杀者点化神通

    大学咸鱼张瑟和林若换了身体。无意(好奇)中,女神打开了张瑟的笔记本......“姐啊!我真的拜托你了,我真的只想当一条咸鱼啊......”

    热血
    银眼的斩杀者热血

    普通版:建大联赛中经管系面临降级危机,新生许峰横空出世,在张牙舞爪却又妩媚无比的lulu姐的训练下,许峰开始他的篮球生涯……怀旧版:谁的青春篮球里没有几个猥琐的队友坑?谁的青春篮球里没有个默默付出的姑娘?谁的青春篮球里没有点热血沸腾的故事?谁的青春篮球里没有孤单与寂寞是同性?……有球,有兄弟,有姑娘,更有故事……许峰的篮球故事,从建大联赛开始……

    齐头并进
    银眼的斩杀者齐头并进

    齐头并进蒋家有女,闺名钰娆,温宫貌淑,性情温良。钰娆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苦心经营最后落得满盘皆输,夫君的背叛,姐姐的挑衅,襁褓中幼儿的扼杀,她悔不当初,只求上天再让她重新来过,她定要扭转乾坤。昨日种种,譬如昨日死;今日种种,譬如今日生。一朝重生,何去何从?

    我可受不起了
    银眼的斩杀者我可受不起了

    我可受不起了寒月爆炸死亡之后重生到了被继母虐待,被继妹抢走爱人,爹不疼亲娘不知去向,在打工的路上被人杀死在巷子里的这个寒月的十六岁!稀里糊涂的重生却不一样的改变一切。这一次许我自己一世繁华,活的精彩。重生不是万能的,只不过是机缘巧合的一次重来,请不要当做无所不能,天下无敌。寒月就是个凡人,只想好好过日子。新书期待大家的支持,谢谢!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重生炮灰归来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    三道政令
    银眼的斩杀者三道政令

    三道政令上辈子宋辞眼瞎心盲,被养姐和渣男合手害死,一朝重生,宋辞见到霍慕沉第一件事就是抱住老公金大腿,手撕白莲花,狠虐仇人,走上人生巅峰!……“老公,都是臭不要脸求我跟他私奔!”宋辞抱住自家老公金大腿,撅嘴撒娇。渣男瞪大眼睛,看着面不改色撒谎的女人:“你放P!”白莲花:“……”恨得牙根痒痒!霍慕沉:“真的?不跑了?”宋辞捧心,“不跑!”娇媚的小眼神,一抛过去,一砸一个准!霍慕沉戏谑着勾唇,“再跑,下不来床!”后来,果然下不了床……对于霍慕沉这辈子做的最光明磊落又腹黑阴诡的事,就是你的名字,我的姓氏!(这是一个女主

    恐怖攻击
    银眼的斩杀者恐怖攻击

    【火爆畅销书】海军6战队员曹克明穿越到了三国,成为了曹操长子曹昂,凭借一双铁拳,硬生生打出了一片天下!精通琴棋书画的大才女蔡文姬,被称为洛神仙子的甄宓,拥有沉鱼落雁之美的貂蝉,令曹操痴迷留念的大乔小乔,古怪精灵的孙尚香,等哥来征服你们!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!

    缺什么来什么
    银眼的斩杀者缺什么来什么

    吴小凡回老家种菜,顺便开了一个农家乐,材料不要供应商提供,完全自给自足。没有吃过:你这是什么套餐,全是蔬菜,竟然要1888。吴小凡:不好意思,现在是试营期,之后价钱可能还会涨。吃过的:老板,还能再来这样一份套餐吗?吴小凡:你去问下我妈还想做吗?吴小凡老妈:今天累了,不想做了。吃过的阳痿男:老板,你这韭菜能单独买我一点吗?吴小凡:可以啊,1999一斤,保证你持久。……某报记者:吴先生,你能介绍下你是怎么种出这么大的西瓜吗?吴小凡:可以,就是把种子埋在土里,然后等它长大。某主持人:吴先生,你保持了这么多威尼斯纪录,你是怎么做到?吴小凡:种菜。……

    刀山火海也得闯
    银眼的斩杀者刀山火海也得闯

    现代苦情女路小智被养母逼婚当天意外坠海穿越。醒来发现到了架空的大周国,却被当做“鲛人”卖入了秦府,从此成为了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小丫鬟一枚,日日被秦二小姐进行精神折磨,最痛苦的是秦府的大少爷更为腹黑。古人也不省心,事情一个接着一个,可是我们不怕,好歹一介现代女还能被这些古人打败?且看才貌双全的女猪脚是如何与古人斗智斗勇(在男主的帮助下)翻身农奴把歌唱的!

    靖南王府
    银眼的斩杀者靖南王府

    会穿越不算什么,能来回穿越才是真正的能耐。造物主:“你的任务是拯救世界!”孟轻云:“噗!你见过银行里只有几万块钱的救世主吗?我要挣钱!什么?不拯救世界就会被抹杀……你这魂淡……我坚决不屈服!”“……抹杀倒计时:3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其实,这是一本反穿越的书!穿越很危险,入行需谨慎!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我能穿越异世界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    火山酿
    银眼的斩杀者火山酿

    你的胃变异了你吃了一颗丹药。你明悟了丹药的炼制方法,并且掌握了炼制诀窍。你沉思许久,脑洞大开,然后……你吃了一本秘籍。你学会了秘籍记载的武功,并且掌握了修炼诀窍。你会炼各种丹药,修成各种武功,实力突飞猛进,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。你的敌人打不过你,对你下毒。你中毒了。你的胃消化了毒药,你的功力增加,变得更加厉害。你无敌了!

    铜棺
    银眼的斩杀者铜棺

    铜棺重生之后,家族惨遭被灭,仇家追杀,牧凡开始了逃亡之路。他不过凡人之魂,苦灵根的资质,那又如何?我叫牧凡,我来了,就要永生!无上神座VIp群:561194479无上神座书友群:546121241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无上神座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    再见深渊魔植
    银眼的斩杀者再见深渊魔植

    再见深渊魔植武道难,人力可胜;仙道难,百罹千劫!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;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!人如鲤鱼,功造参化,万法归宗,万物竞自由,只为那一丝渺茫的心梦——鱼跃龙门,成就永恒传奇——仙!

    处置
    剑毛处置

    神念暴增被某位大佬不小心给弄死的古夏,带着大佬补偿的顶级斗帝修为来到了斗气大陆!作为一位21世纪的三好青年,已经无敌了他决定……_______日常搞笑文,可能会有那么亿点点的离谱。大家看到了笑笑就好,当然如果有科普君愿意给作者科普一下也是十分欢迎哒!

    计划重新启动
    波斯少校计划重新启动

    biao计划重新启动ti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陆维他就感觉自己的精神似乎出现了问题,他逐渐的开始变得不认识自己了,他就像是沉溺在水中无法呼吸挣扎的求生者。但是在他逐渐怀疑自己的时候,他无意中获得的成就已经超越了很多人。

    幻境寻妖
    吉诚幻境寻妖

    混沌未分浩如烟,清浊初判天地安会元造化皆有理,唯有大道最最玄肉眼凡胎实难辨,洞悉万法方得观待到太上归来日,水是水来山是山

    最后的蜕变
    银眼的斩杀者最后的蜕变

    最后的蜕变  偶遇荧光海,神树摸上身。普通的都市女孩儿叶新绿,从此向神界观众直播快穿,开始一边搜集灵魂碎片一边赚神币的生涯。  呃,是错觉么,为啥她感觉神界大佬的节操掉了一地?  观众甲:快去撩男主!  观众乙:要看撩反派!  观众丁:大胆主播,敢调戏本座!再调戏一次吧!  叶新绿囧:……说好的看打脸呢?  某BOSS:娘子,你说过,我是你的药!你现在病得厉害,快来吃药!  叶新绿怒:……说好的只是个虚拟数据呢?

    输入页数
    (第2/169页)当前20条/页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