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xmp id="o4kkm"><table id="o4kkm"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o4kkm"><noscript id="o4kkm"></noscript></table>
  • 九霄白鹤小说网 书架

    好看的搞笑宅斗小说! 更新:2021-09-15 04:09:30

    心不在焉的唐来金??#x9ad8;丽求援
    九霄白鹤抖 阴 下 载 a p p 破 解 版??#x9ad8;丽求援

    抖阴下载app破解版??#22812;星穿越异界,获得盖世天赋,强大背景,更有诸天游历系统傍身,开局就获得两大神通。‘叮,获得五星神通:灵魂摆渡!’我在游历中变强,诸天万界、时间长河任一时都可去得本书群号:545703166

    老套路
    九霄白鹤老套路??#x5c0f;别胜新婚

    老套路失恋喝醉酒学着别人去坟头蹦蹦迪,结果被女鬼缠上了。然后各种美女齐上阵,非要成为他的人。环肥燕瘦该选谁?在线等!急

    大沿帽下的面孔
    九霄白鹤大沿帽下的面孔

    大沿帽下的面孔被迫给一个植物人冲喜,楚凌熙算是认命了,自己的老公自己宠!哪怕他是个植物人,那也是她的亲老公!某天,植物人忽然将她压在身下,“老婆,听说你要宠我?”“我我我……”“从今天开始换我宠你,日日宠,夜夜宠,怎么样?”

    被精灵眷顾的人
    九霄白鹤被精灵眷顾的人

    当一个家庭出现一个问题孩子,婚姻和爱情会变得不堪一击。“路慧,你一个三十多岁、带着一个孩子的女人,有人要就不错了,你还有什么可挑剔的?”当妈的破口大骂。路慧是一名出色的设计师,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儿子聪慧听话,她和丈夫事业有成。这个人人羡慕的家庭,却因为一向成绩优异的儿子突然不愿意踏进校门而陷入痛苦的深渊,家庭变得支离破碎。她一下不知何去何从,人生变得异常艰困……历过无数的挣扎,她决心从痛苦和迷茫中走出来,用坚强和爱带着孩子重新出发!三十多岁、带着孩子的女人没人要?杰克:“露西,你在我心里是无可取代的

    凤凰告凤凰
    九霄白鹤凤凰告凤凰

    雷克斯是天际最大的刺客组织暗黑兄弟会新晋的精英。一次他在荆棘之城执行营救白马城皇子的任务时不幸被捕,关进了黑牢,当雷克斯要被执行砍头时,远古魔龙死亡之翼奥杜因的闯入,打断了行刑。雷克斯到底命运如何,且看小说分解。

    难缠的对手
    九霄白鹤难缠的对手

    戎甲大陆,兵家为王!修炼兵法,拜将筑坛!北方蛮族,乱我社稷。兵家仕子,奇谋卫疆!任你十面埋伏,我自金蝉脱壳;许你草船借箭,我仍调虎离山;骗你破釜沉舟,我却坚壁清野;知你围魏救赵,我便暗渡陈仓。此时,蛮族强横,朝廷软弱;屈辱称臣,割地求和。一位籍籍无名的寒门仕子,携天命将星,带武穆遗书,开拓兵圣大道,争夺社稷江山!

    意料之外
    九霄白鹤意料之外

    意料之外连接着七个文明世界的七界之都就是个大漩涡,每个进入的人都无法逃脱漩涡的束缚,不能自由自在的踏浪弄潮,就只能在漩涡中粉身碎骨。此时此刻,乌鸦就站在七界之都的大门外,站在一生最重要的抉择前,脸上露出的,却是兴奋而期待的笑容。

    天子召见
    九霄白鹤天子召见

    天子召见灵气复苏,空间破碎,地球与异世界融合,内部面积扩大万倍,无数国家和城市被新生的陆地包围,化作一座座孤岛。  这是是一个危机四伏的时代,蛮人,异族,凶兽,邪神,无处不在,也是武道崛起的大时代,人类重新打开了进化的大门。  陈奇获得智慧之种,吸收无尽知识,推演各种黑科技,开启新的进化时代。

    抽烟不好
    九霄白鹤抽烟不好

    抽烟不好开道之初,天降七昧。凡部洲五虫、三芥,具备七昧可得人身。五虫、三芥中,只有蠃虫天生七昧俱全,是为人类。其他四虫、三芥,或缺几昧,或无昧。是以要成人身,须修得七昧。一旦集成七昧之珠于体内,即可化为人身。天道谓之平衡,一得必有一失。蠃虫天生俱足七昧,所以其天生便不具备修习昧珠的资格。自然也不会得到,修成昧珠那一刻所悟的七昧之技。1.高洛边城2.五大仙门3.旷世之恋4.月下灵狐5.……

    血本
    九霄白鹤血本

      别家修仙,求灵丹寻妙药,跋山涉水过天堑!  罗家姑娘修仙,厨刀铁锅三把火,加点灵液味更好!  这是一群修真界的吃货们秉承着吃遍三界的信念,快活修仙的故事。

    逼上绝路
    九霄白鹤逼上绝路

    系统:恭喜宿主获得神级明星系统!少年:别闹!考试呢!……一个少年,一个系统,强强组合,没有比这更牛逼的故事了。

    空中追逐
    九霄白鹤空中追逐

    多元宇宙旷阔无垠,有强大不朽的诸神在外层位面铸造神国,有混乱嗜血的恶魔在深渊窥视人间,更有冷酷残忍的魔鬼蛰伏于地狱,蠢蠢欲动。而在无尽星界和混沌海中,存在着数不清或新生,或成熟,又或即将迈入消亡的主物质位面,它们承载着无数物种和生灵,而每一个物种和生灵又是诸神与恶魔争夺的对象。卑微的凡种们只能向诸神献上信仰,或是向恶魔奉上灵魂,唯有此,才能在短暂的一生中获得……生与死的权利。阿蒙,一个以‘梦魇主宰’之名,行走在无数世界的少年,他以自己的方式,点燃着那一缕希望之火。PS:有一个以前‘魔起’群,欢迎大家加入。

    黑心开价
    九霄白鹤黑心开价

    陶姚从外室成为正室嫡妻,走了三辈子。第一世,身为孤儿的她被抢了未婚夫,心不甘情不愿地被迫成为傅邺的外室;第二世,她穿越到了异时空,成为了一名妇产科大夫,结果过劳死;第三世,她又穿回去了自己原来的时空,回到那曾经千疮百孔的生活,面对贼老天的玩弄,她从来不会轻易认输,好在这一世最大的不幸尚未开始,她誓要活出属于自己的幸福。谁挡住她追求幸福的道路,她就将谁踢开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面对前世冤家:她冷冷地对傅邺说,“头可断血可流,你别指望我会再当你那低贱的外室。”傅邺却一把揽上她的小柳腰,将她拉向自己,看着她

    太正常了
    九霄白鹤太正常了

    一朝醒来变成大胖子,好歹是个王妃撒~王爷风流,妾室无数?与她何干!大家都嘲笑她?还骂她肥猪?这个不能忍!本文傻白甜,结局1V1,减肥之后不小心虏获王爷一只~(食用指南:前期男主略渣←_←)

    保持气势
    九霄白鹤保持气势

    保持气势金丹真人:“我一看你就是个魔道中人,临死前提最后一口气也要除掉你!”瑶池圣主:“你天生就是个反派,我要代表天道消灭你!”大夏皇主:“此魔不除,九天十地再无安宁——”......穿越修仙界,风清虚发现自己的反派气运999+。他本以为自己是主角,长得人畜无害,眉清目秀,却被人称作大反派。他发现,随便来个修士,看他一眼,就认定他是祸害,要把他干掉!从此,老爷爷、神兽、千年美女等主角设定辅助,都成了风清虚的敌人。PS:本书又名《我明明是主角,怎么成了反派》,《长了一张主角脸,却自带反派属性》,《我这么人畜无害,不

    外鼎虚空城
    九霄白鹤外鼎虚空城

    外鼎虚空城娘受vs渣攻,深度无敌狗血文,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~~!编辑评价:李程秀,小小年纪尝尽生活的苦涩,渴望被爱。邵群身世显赫,二世祖顽劣不羁的性格在中学时期发挥到极致,由于好奇而接近,从欺负到被吸引,青涩的感情发生在错误的时期,注定了伤害。本想抛开一切重新开始,然而再次的相遇究竟是幸福的开端还是伤害的继续?作者采用插叙的手法,用两人再次相遇作为开端,用回忆的方式引出中学时期一切的源头。其中对于心理变化的描写非常精彩,使得人物形象更加立体饱满,性格软弱又有些娘娘腔的少年李程秀和嚣张跋扈的二世祖邵群,还有一群热衷于

    熊出没人注意
    谭道长熊出没人注意

    混乱内心一场瞌睡……或者说挂机的功夫,易云穿越到了一个武道盛行光怪陆离的世界!然而有个问题摆在眼前,我是豪门天才大公子,居然还在对一个曾经天才如今废材的美少女退婚?这…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风水轮流转,莫欺少女穷是什么鬼啦!更关键的是,这少女居然还有一个来历神秘的青梅竹马?这画风不对啊!噫,这位同学,你说什么?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?说好的一起出风头,都叫你一个人出完了!是可忍孰不可忍!管他是弱冠之年状元及第,还是自幼孤行才华横溢,好叫尔等天命之子们知晓,人生百年谈何易!问天下头颅几许,看云爷手段如何!…………(qq群:567997615,恭迎各位大剑师!)

    红绿灯前的十秒
    看到的笑脸红绿灯前的十秒

    biao红绿灯前的十秒ti烂尾求别看,不听劝看了辣眼睛还要说脏话骂人的,一切脏话反弹哦。文案一从幼儿园开始,唐苗身边不知哪冒出来一个嚣张乖戾的小竹马沈清野,他不爱说话,但最爱欺负她,抢她棒棒糖,还不许她跟别的小朋友玩。初中,某日唐苗放学回家,在巷口目睹那群不良少年打群架。为首的少年眉眼精致,捏着别人的下巴,笑意凉薄,“再敢肖想唐苗,信不信老子抽你?”唐苗一阵哆嗦,以至于见了他跟见了鬼似的。后来沈清野消失,唐苗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,她揣着怀里的情书想送给男神,而她那个消失许久,阴晴不定的竹马居然回来了!彼时的少年坐在轮椅上,精致的眉

    失落的联邦舰队
    一号狙击手失落的联邦舰队

      生活不能回头,也没有回头这个选项供我们选择,每一步都只能勇往直前。是激流,是逆境,都必须坚韧从容的面对。

    皇帝之怒
    九霄白鹤皇帝之怒

    皇帝之怒末劫降临,妖鬼横行群魔乱舞,而人族势弱,沦为万族血食。  少年云飞,遇妖收妖遇魔杀魔,以一己之力,捍卫人族尊严。  天道不灭,人族永昌!

    输入页数
    (第3/593页)当前20条/页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