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xmp id="o4kkm"><table id="o4kkm"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o4kkm"><noscript id="o4kkm"></noscript></table>
  • 观音台小说网 书架

    好看的恐怖异能小说! 更新:2021-09-18 09:09:45

    神秘跟踪者??#x6211;不如他
    观音台蜜 豆 a p p??#x6211;不如他

    蜜豆app??#8220;美男,江湖救急,从了我吧!”情势所迫,她反推了隔壁村最俊的男人。……穿越成小农女,长得有点丑,名声有点差。她上山下田,种瓜种豆,牵姻缘,渡生死,努力积攒着功德点。却不想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勾走了她的心,勾走了她的身,最后还种出了一堆小包砸!

    艾露莎的决意
    观音台艾露莎的决意??#x51b3;绝

    艾露莎的决意凌天神尊叶枫渡神帝劫时打开了时空漩涡,重回大学时代!  这一世,没有遗憾,唯有无敌!  Ps:推荐小风连载玄幻书《我有禁地小世界》,点我笔名就能阅读!

    非分之想
    观音台非分之想

    非分之想前朝名臣孙女孟兰亭家道中落,南下投未婚夫,偶遇冯恪之。冯恪之在家排行老九,前头八个都是姐姐。他出生后,算命的说他额广人中阔,乃不求福,福却自来的好相貌,冯家放了三天炮仗,门口摆了三天流水席,老冯请来大儒,给儿子取字“引翼”——字出“有冯有翼,有孝有德,以引以翼”,殷殷之情,可见一斑。可惜这孩子养歪了,长大后,成了十里洋场有名的小九爷,那是真的爷。小九爷看着孟兰亭,等她从雪地里走了过去,朝边上人挑了挑眉锋:“去,把这女的给我弄过来。”……海上华亭,双鹤矫矫。你以颈血书轩辕,我将柔情尽付君。

    马匹风波下
    观音台马匹风波下

    浩渺瑬界谁人知?阴阳勾玉八卦袭。众生凡尘惊鸿现,骤灵落尘缥缥谜。刀斩旧羁辟新历。疑世纷杂孤尊立,恍惚九冥怨涕弃。独魔怒叱天地慈,剑来孤哀寻挚女。莫待花凝月有阴,此恋草溯日终晴。君莫见违世爱恋,御飞踏翔奔九天。东南独有孔雀飞,现世魔主守情终。

    敲响十五楼的窗户
    观音台敲响十五楼的窗户

    没落贵族格雷·普斯曼斗气天赋差,修炼的斗气功法和自身属性不匹配,但依然不肯放弃恢复家族的爵位。神秘的宝物,让格雷有了契约魔兽的能力,青铜角马,风狼,比蒙巨兽,黄金巨龙……格雷成为魔兽大骑士,纵横天下。不过,这只是一个开始。

    风云变幻二
    观音台风云变幻二

    八千年前,晋阳帝联合诸多修行家族建立大晋仙朝,以九品中正制将诸修行家族划分九品。自此,诸修行家族几乎垄断了修行之路!这是一个寒门步步崛起的修仙故事。

    我管的就是你
    观音台我管的就是你

    我管的就是你【理论上本系统可攻略宇宙间一切具备思维能力的生物】【绑定宿主后,开启部分自选攻略对象权限,为保证攻略成功率,宿主将随机获得攻略对象的技能等级和天赋水平】【攻略对象为同性时,技能经验获得速度+50%,技能等级上限-50%】【攻略对象不为同种族时,触发404光环,技能经验获取速度+100%,暴毙概率+99%】【攻略失败后,触发惩罚机制,宿主基础数值减半,进入绝对虚弱状态,重置技能等级】穿越而来的白川泽平看着这个槽点满满的系统,又看了看学年第一的美少女学神…嗯,或许…这位同学是一台不错的学习姬ps:本书又名《我

    鳄鱼的报复
    观音台鳄鱼的报复

    鳄鱼的报复方炎原是太极世家传人,因为不堪忍受一个野蛮女人的暴力欺负而翘家逃跑,弃武从文成为一所私立学校的高中语文老师。于是,一个传奇教师就此诞生!终极教师量身订制的手游《终极酷跑》上线啦,欢迎下载:http://download.gyyx.cn/Default.ashx?typeid=978&amp;netType=1

    有情终归渡法缘
    观音台有情终归渡法缘

    有情终归渡法缘&ldquo;宇哥,你会装逼吗?&rdquo;&ldquo;呵,装逼不敢说有多大的造诣,就是天赋异禀!!&rdquo;夏宇点了根两块五的甲天下,扣着脚丫子一脸淡然。

    扭转乾坤
    观音台扭转乾坤

    神魂仙修十八年,肉身已在凡间呆傻十八年。  这年飞升,灵魂归位,呆傻少年苏醒。  仙修十八年,已如前世,但仙修记忆仍在,经验仍在,过去仙修时随身带着的物品,装备,法宝,丹药,功法,仙技,也都还在。  醒来的少年还发现,因为神魂已经飞升,位列仙界,他便是可以神魂登录仙界。  仙界之中,无数仙草奇果,可炼仙丹妙药!  无数天地材宝,可炼制装备和法宝!  无数仙城,仙城之内,遍布神阁,仙丹阁,天衣坊,神剑阁,各种功能店铺,买卖交易,装备强化,法宝炼制,分分钟不用求人,立即做到!  不知仙界之中,可还有他的知己好友,已经位列仙班,再聚前缘!  呆傻少年,定要再世仙修,功德圆满,修成正果,得道飞升,再入仙班。  仙修之路,千难万险,还好,我能登录仙界!

    法则领悟空间
    观音台法则领悟空间

    末日爆发,丧尸来袭。叮,3楼305房有丧尸,挑动它,你将获得特种兵格斗术与小型无人机。听到系统提示,丁凡表示很绝望,偷偷来到3楼305房,偷看那女丧尸,表示无从下手。

    清蒸还是红烧
    观音台清蒸还是红烧

    【火爆畅销】乡村少年遭遇陷害与极品名媛发生关系,被打成植物人。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,上一世苏醒后进入修真界掀起腥风血雨的鬼医邪华重生了,且看一代宗师鬼医邪华重生都市,邪气纵横,逍遥花都。那个小妻子,你有病,让我们深入的探讨探讨还是可以拯救一下的!

    十王战
    观音台十王战

    仙音渺渺,终不可觅。这是一个家族子弟在修仙界艰难向上的故事。修仙路上不独行,长生路上行人少。(希望大家共勉,求推荐票和收藏。)

    方案
    观音台方案

    (嫡谋实体书已经出版,有简体和繁体两个版本)  ***  前一世,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,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。 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,让母亲垂泪早逝,累父亲血溅箭下……  重生于幼学之年,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! 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,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,灭之于无形!  所谓荣耀,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。  所谓荣耀,是但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

    物质法则能量化
    观音台物质法则能量化

    物质法则能量化这是一个战乱的世界!习兵法,阅兵书,修玄力者,为修士。弱者,习“身轻如燕”“健步如飞”等末流兵法,强者,掌“亘古匆匆”“只手遮天”“斗转星移”之流!这片土地,自古以来,群雄逐鹿,万世征伐,从未有过大一统之时,想要生存,唯有……以战止戈!杀一人为罪,屠万人为雄……何为帝?

    百姓苦
    观音台百姓苦

    百姓苦卡梅隆:林是我最大的对手,也只有他,才能挑战我!伯格斯:世界娱乐圈没有华娱?不,那是在林出现之前,林出现了,华娱就崛起了。唐尼:最想合作的导演?那必须是林啊,天啊,你知道吗,当我接到林的电话时,我整夜未眠!和林合作,真的是一件美妙的事情!当林子涵第十次捧起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小金人时,他已然成为了华娱,不,整个世界娱乐圈的传说。他,就是传奇天王,活着的传奇!这是一个小明星穿越平行世界成为传奇天王的故事。

    起意
    墨染红尘01起意

    紧张转移“大荒世界,诸族共存,人族先辈披荆斩棘、砥砺前行,开创修行之法,于万族之中争得立足之地。”“传承万古后,人族立古国、建大部、传世家,掌修行之法,武道传承出现壁垒重重。”“师者,传道受业解惑,布武天下,扫清武道藩篱。”“我人族当人人修武,人人如龙。”获得签到系统,夏禹在茫茫大荒立长青学宫,欲要布武天下。……“系统初次开启,获得基础融血境修为境界。”“签到成功,获得薪火塔,可聚人族愿力,身为学宫宫主,可掌愿力修行、搬山、填海、移星、拿月、镇河山。”“请宿主一个月内招收三千弟子。”夏禹:“……”

    冲剌
    链秋风冲剌

    biao冲剌ti母亲过世,父亲再娶,继母带着拖油瓶儿子进门。她以为,他会是那个拯救他出地狱的人,结果,他却高调的挽着未婚妻的手,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一次宴会出逃,她差点被这个叫霍行衍的男人的车撞上。她喝的烂醉如泥,眼泪鼻涕全擦在他的西装外套上。拍拍他的脸,她笑的很是邪恶,你长得这么好看,我就免费跟你好了。以为不过是匆匆一瞥,后来,这个男人却在她的生命里无孔不入——听说,霍家四少年少多金,潇洒英俊;听说,霍家四少不喜欢女人,是个断袖;听说,霍家四少洁身自好,其实是那方面有问题。所以,封蜜觉得她快疯了。那么谁来告诉她,眼前对她死缠烂打的这个矜贵男人又是谁?到最后她终于明白,原来这男人一早就挖了个坑,准备等着她跳进去呢。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盛世蜜婚》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    刘备必须死
    龙七二十一刘备必须死

    天生倒霉的凌林在一次醉酒后被雷劈了,没想到随后他居然见到了自己的祖宗们。祖宗们:“小林林,祖宗们来给你撑腰了!”一号会客室:581137929二号会客室:868266643

    突然突破
    观音台突然突破

    突然突破重生到一个平行世界的1997年,世界似是而非,顾东发现自己能够读档上一世的所有记忆,于是他知道,属于自己的时代来了。这是一个重生写文、抄歌、当导演、拍电影、成立经纪人公司,演变成一个商业大鳄的小故事。

    输入页数
    (第7/774页)当前20条/页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